黑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黑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雷士照明内斗三方无弱者-【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19 21:52:48 阅读: 来源:黑茶厂家

这场战争中,没有弱者。创业者吴长江素有“照明狂人”之称,从小保安到行业龙头老大,这一路,百炼成钢。投资者阎焱,风投中的“冷面教父”,做事雷厉风行,锐气逼人,仅四年前的一次会面,就至今仍能让京东商城CEO刘强东难遏怒气。大股东施耐德,侵略性十足的跨国电气集团,所到之处无不全胜而退,令合作者心生胆怯。一场恶斗,如何既能平衡各方利益,又不伤及元气?吴长江:我的地盘我做主 据媒体披露的最新消息,雷士照明(02222.HK)已于7月19日下午召开董事会,决定吴长江回归雷士,阎焱和施耐德全面退出管理层,但施耐德不会出售所持有的雷士股份。记者向雷士照明发言人石勇军求证,他称,“吴长江可能会再次进入董事会,毕竟事情继续闹下去,对双方都不利。”至于目前进展,石勇军表示,“还没有可公布信息。”无论阎焱和施耐德命运如何,吴长江的回归都毫无悬念。这似乎是历史的重演,2005年,吴长江曾与另两位大股东意见不合,被逼退位,但结局是,吴长江在经销商的力挺下成功翻盘,逼走二人,重掌雷士。吴长江的“群众基础”显然让投资者惊讶,“辞职”之后,雷士的两个大本营——重庆万州和广东惠州的员工、经销商、供应商联合罢工,要求“吴长江回归”、“赶走赛富(阎焱所在的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和施耐德”……雷士的整条产业链崩溃。罢工的理由名正言顺——雷士上半年业绩大幅下滑,订单急剧减少。“雷士照明目前的局面是‘外行领导内行’造成的。施耐德方面的高层管理人员入主后,否定了雷士既有的运营战略规划,但却没给出任何有建设性的意见。”石勇军表示。7月13日至今,雷士照明持续性停牌,即使7月18日一度计划复牌,但终因未达成统一意见,又仓促表示继续停牌。“没人供货、没人生产、没人销售,要股权有什么用?”同为投资人的张志(化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感叹道,“中国式投资”仍在初级阶段,创业者的人格魅力和影响力成为决定企业走向的关键因素,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在中国“水土不服”。“只有吴长江回归,雷士才能发展,投资方才能获利,所以投资方的妥协已成定局。”阎焱:从“甩手掌柜”到“阎三条” 阎焱明确表示,欢迎吴长江回归,但“吴要避免行事独断专行的作风”,并达成三个条件,第一,必须跟股东和董事会解释清楚被调查事件;第二,处理好所有上市公司监管规则下不允许的关联交易;第三,必须严格遵守董事会决议。阎焱透露,吴长江曾给他打电话称遭到中纪委调查,为保护公司利益,投资方才建议吴长江辞职,并得到本人同意,“绝非投资人合伙逼走吴长江”。另外,吴长江不顾股东反对,执意将雷士照明总部从广东惠州迁往重庆,是因为其涉嫌关联交易——从中获得2000万元优惠资金和廉价土地。“吴还有更多事情,只是不方便对外说。”阎焱的表态意味深长。这番解释得到了投资人群体的支持。“不管谁出了事,都应该先保全公司和股东的利益,如果阎焱的解释属实,那么投资人的决定是正确的。”张志认为。但阎焱的表态激起了更多创业者的愤怒。刘强东甚至公开发表长微博表达强烈不满:“你(阎焱)对中国创业者、企业家,从没看得起过,总是高高在上指手画脚。”他指责阎焱“公开撒谎”、“违背职业道德”。至此,雷士照明的“家务事”升级为创业者和投资人群体之间的大辩论,京东商城CEO刘强东和凡客诚品CEO陈年各执一词、分属两队,国内多位著名投资人和创业者也纷纷参战,“全民战争”打响了。施耐德:水土不服的进攻者 在这场浩浩荡荡的大罢工中,施耐德成为民怨聚集地,要为雷士上半年的业绩不佳买单。除要求吴长江回归雷士以外,工人把更多诉求集中在“驱逐”施耐德上,甚至有人写下“敦促书”,要求施耐德方推荐的新总裁张开鹏离开雷士。同为投资方的阎焱曾为施耐德抱不平,“施耐德只在我们董事会9席之中占1席,而且也是吴总本人引进推荐的,人家都是合法进来的,凭什么把人家赶走?施耐德的人是5月20日后才上任的,上半年业绩大幅下滑,归咎于施耐德不公平。”2011年7月,施耐德作为战略投资方入股雷士照明,斥资12.75亿港币,每股4.42港元的对价获得雷士照明9.13%的股份,作为由吴长江亲自推荐的战略投资人,施耐德曾与之关系密切。但在“辞职门”后,“长江派”认为,吴长江与施耐德的合作是“引狼入室”,在吴长江辞职之后,施耐德迅速在雷士作出了一系列人事任命,其中包括张开鹏在内的施耐德方代表入主雷士,并分管要职,大有更新换代之势。“施耐德毕竟是外企,它吞并了那么多企业,还买了雷士的竞争对手,又把吴长江逼走,搞得雷士一团糟,到底想干什么?”位于北京朝阳区六里屯建材新区的雷士照明经销商张国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经销商只认吴长江,不认施耐德。7月13日,与施耐德同为“投资方阵营”的阎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于这批包括新总裁张开鹏在内的施耐德核心成员,不是不可以让他们离开雷士照明。阎焱的态度让施耐德陷入孤立,但没有人会相信,施耐德会成为“牺牲者”。“它已经在雷士赚得盆满钵满了,不会在这个时候退出,任何妥协都是缓兵之计,施耐德是进攻者,决不允许失败。”张志分析说。截至本文发稿时,部分雷士照明销售渠道的控制人和公司高管放出模糊的消息,称将注册新的照明品牌和公司。新品牌计划支持者宣称的底线是,吴长江重任董事长,董事会重新选任首席执行官。一旦新品牌真正进入运作,会将吴长江推向最后的抉择。

混沌大学

李善友

混沌学园

混沌学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