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黑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穿越文爱在西元前8-【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22:21 阅读: 来源:黑茶厂家

第八章 血色蜂云

数载娈童生涯,一朝铁血皇帝,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这是历史记载上对慕容冲的评价。

夜心知道,这短短一句话里,已经写尽了一个男人悲惨的一生。

一个被灭国的皇族的男子,因为美丽成为皇帝的男宠,却在适当时机起兵,成为了铁血皇帝。只可惜……

这个悲剧美男子就是眼前的白衣慕容冲吗?

“你盯着我干什么?”慕容被夜心复杂的眼神弄得有些不安。那眼神里有着深深的怜悯,却独独没有鄙夷。那种鄙夷自己曾经在很多人的眼中看到过,尽管他们藏得很深,可是,自己还是能够看到。总是不动声色地将那些人处理掉,可自己的内心早就是一团腐烂的肉,无法干净了。

“不过是觉得你长得还不错啊。”夜心顾及慕容的自尊心,这样回答。却忘记了此人的一大禁忌——不能说他漂亮、美,等等等等。

眼看到慕容的眼中火花四溅,即将燎原,夜心快速转移话题:“我考你一道题,我猜你一定答不出来。”

慕容看着夜心心虚的微笑,心情居然意外地好了起来。

他美丽的脸上浮出一个极淡的微笑,“说说看。”

夜心开动脑筋,终于想到了一个题目,“这是一个简单的案件。”

“酒仙范大,醉酒后常常称自己杀过人。这天,范大又多喝了酒。喝醉后对酒友说:‘昨天我把一个有钱的商人推到了深沟里,得了很多钱。’酒友信以为真,就把范大告到了官府。

这时正好有一妇人来告状,说有人把她丈夫杀死扔到了深沟里,丈夫外出做生意赚的钱也都被人抢了。 县令随妇人去验尸,尸体衣衫褴褛,没有头颅。于是县令说:‘你一人孤苦伶仃的怎么生活呢?一找到尸体的头颅,定案之后,你就可以再嫁了。’

第二天,与妇人同村的李三来报告说他找到了尸体的头颅。

这时,县令忽然指着妇人和李三说:‘你们两个就是罪犯,还敢诬陷范大?’

两人不服,待县令把证据摆出来之后,二人不得不承认勾结一起,谋害该妇人亲夫的事实。”

夜心宛如说书人一般顿了顿,兴奋地问,“请问:县令的证据是什么?”

慕容沉默地看着夜心。红色的桃花映着他白雪一般的衣服,让人觉得有绚烂的味道。他叹气,然后说,“夜心,不用再假装你不难过,我知道其实你很想哭。”

夜心一愣,脸上的表情慢慢褪去,只剩下空洞的悲哀。

慕容继续说道,“其实你可以考虑哭哭看,虽然你本来就够丑了,要是哭的话,估计看起来更丑……”

夜心咬牙看着慕容,双拳握紧。

“喂,要不要跟我去其他的地方,不再回来?我们去山西吧。”慕容的眸子里是温暖的光,似乎在诱骗小孩手里的糖果一般。

夜心抬头看着蓝天上的浮云,“我是该离开了。山西好象是你的地盘,你是个什么太守?”依稀记得历史书上写着慕容叛乱前的官职是太守。

慕容笑了起来,“山西很好玩的。我会让你很快忘记谢挺之的,很快。”

夜心的心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了一下,她抬起头来若无其事地笑着,“我才不要忘记他,因为他对我真的真的很好啊。”

慕容垂下眼帘,飘忽的微笑挂在唇边,“那么,如果我对你很好的话,你会永远记住我吗?”

夜心瞪着慕容。

慕容继续说道:“我发现你真的很像‘狗’这种生物,对你好,你就记得。真是有趣。”

夜心冲了过去,“你别以为你长得漂亮我就不忍心揍你!”

风景如画的桃花林里,传来了打架斗殴的声响。

片刻后,夜心气冲冲地走出桃林,后面跟着眼圈有些发黑的慕容。

“喂,夜心,你还没告诉我县令的证据是什么?”慕容优雅的声音一直追问着。

夜心站住,回过头来,“不要再叫我夜心,从今天起,夜心会从这个世界消失。我将以一个男人的身份生存。你叫我碧海吧。”

山西太原。

紫色的天空让人觉得妖异,充满不祥的预兆。

正是夏天,天气闷热得让人想变作一尾鱼儿躲到河底。

太原西郊的柳家静悄悄的毫无声息。只有花园里的知了叫个不停。

有一个小男孩象是钻惯了狗洞一般,从后院墙外的一个小洞钻了进来。

他摸进静悄悄的后院,视线被奇怪的事物所吸引,那是一个血红色的掌印!红色掌印就在白色的墙上。

“小单,小单——”小男孩有些害怕,小脏脸上那对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流露出恐惧的神色。他推开厨房的门,在昏暗的光线下,他看到了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恐怖画面……

“什么?柳家惨遭灭门?”衙门里,一个英气勃勃的俊美少年放下手中新发明的饮料。古代真是治安不好啊。一家十六口被灭门了都没电话可以报警。

前来汇报的捕头老杨神色凝重,“碧海先生,还请您……”

俊美少年微笑了起来,“我会尽快找到凶手的,不管是多么狡猾的凶手。”他的微笑灿烂得让老杨也开始相信,破案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简单的游戏。

碧海,山西太守慕容冲的客卿,来历不明的神秘少年。他来到太原坐镇一月就将宗卷中错判的三宗陈年冤案纠正,并且将轰动一时的鬼头案真凶绳之以法。这个少年以天纵之姿成为了新一代的名捕。最麻烦的是,碧海似乎桃花运极其旺盛。最近山西的胭脂和珠宝商人也因为他生意兴隆。

按照碧海先生的吩咐,柳府已经在第一时间被隔离起来。丝绸庄老板的女儿捐献的绸带将整个柳府围住,闲杂人等一律不得进入。

碧海施施然走进柳府,身边是必恭必敬的古代验尸官林远。林远是个长相俊朗眼神锐利的年轻人,打量人的时候总让人觉得自己是待解剖的尸体。

“天气这么热,还到处杀人,凶手真是有激情啊。我的莲子汤都还没喝完呢。”碧海环顾冷清的柳府,“尸体都搬走了吧?我最害怕死掉的东西了。”

林远回答,“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将死者的形态用石灰画在了他们毙命的地方。”碧海先生虽然年少,却拥有很多稀奇古怪但行之有效的侦缉手法。绸带隔离和石灰画形就是他的独创。

“人是怎么死的?”碧海懒洋洋的问道。衬着他的白衫子,真象是一只懒猫。

林远回答,“血案里所有的尸体都肿胀不堪,象是被千万颗钉子刺过一般。”

碧海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我发现了有趣的东西。”

柳府的荷塘,一群翻着白肚的鲤鱼正在波光中荡漾。鱼为什么会死呢?

“有具尸体半倒在这水中,似乎想在临死之前跳下去似的。”林远回答。

天空发出轰隆隆的雷响,一场大雨即将来临。

坐在发生凶案的大厅椅子上,碧海在闪电中对案发过程进行重组。

林远从厨房烧开了一茶壶水,用银针试过无毒,将随身带的茶包泡出了两杯清茶。

碧海先生的嗜好就是思考的时候必须有茶水可品,才能够思维敏捷。

茶香缭绕,林远喝了一口定惊。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奇怪的嗡嗡声传来。

“什么声音?”碧海有不好的预感。

“不知道,好像是从房梁上传来的。” 林远迟疑地回答。他抬起头来,瞪大了眼睛。密密麻麻的蜂群正在聚集,似乎随时会冲下来一般!

“蜜蜂?”碧海袖中滑出一把奇特的匕首。这是他来到这古代晋朝唯一带着的武器。

“难道……”林远脸色一变,“柳府的人都是被蜜蜂蜇死的?”

“完全正确。这蜜蜂的刺一定有剧毒,不然鲤鱼不会死。一起跑吧。” 碧海拉住林远。林远只觉得碧海的手白皙滑腻,心中奇怪。

蜂群卷了下来。碧海手中的匕首上跃动着火花,他奋力倒挥了出去。看不见的冲击波击落大群的蜜蜂,蜂群顿了顿。

这宝贵的时间让他们得以冲出屋子,而大雨从天而降!

救命的大雨将狂暴的蜂群阻隔。不死心的蜜蜂被雨水弄湿了翅膀,纷纷坠落在地上,宛自不死心地在地上挣扎。

碧海心有余悸地看着蜜蜂腹部那奇异的赤色花纹。柳府的人居然是被蜜蜂所杀?是谁居然可以培育出这样的异种蜂群?

可是为什么在柳府的人全部死亡之后,蜂群还要袭击人?难道是凶手向官府示威?还是……凶手不希望有人在柳府找到什么?

大雨继续在下,衙役们已经在碧海的带领下站在了柳府外。所有人的手中全是碧海设计的古代麻醉烟雾弹。

“把它们全部消灭,以免我太原百姓受害。”碧海朗声说道。尤其是避免自己的脸被蜜蜂亲吻。

身旁一个戴着面具的修长男子安静地站着,“你别进去。”他的声音说不出的悦耳,又带着冷凝的味道。

“我没事,待蜂群消灭了,我得进去好好看看现场。”碧海微微一笑,说不出的好看。站在一旁的林远不禁一愣,突然想起方才与碧海握手时的奇异触觉。碧海先生真的是比女人还要秀丽,但他的性格与头脑却连男人也自叹不如。

烟雾将整个柳府包裹。蜜蜂们在烟雾中纷纷坠落。勉力冲出屋子的蜜蜂也在大雨中消亡。

碧海拿着火把率先走了进去。

柳府是个老宅子,看起来幽深黑暗。

法国伟大的刑事犯罪学家艾德蒙曾说,“任何接触都可以留下痕迹”。

一般情况下,罪犯都会在现场留下痕迹,或者将现场的痕迹带走。这些物质可能是头发、沙粒、纽扣、火药、衣服纤维,甚至是皮肤的剥脱物等,你可别小看这些细微的物质,正是它们的存在为案件的侦破提供了有力线索,它们在法医学上被称为微量物证。

此刻的碧海正小心翼翼地将火把举到高处,果然,在那房梁之上,一个硕大的蜂巢赫然而立!

密密麻麻的洞眼让人心底升起冰冷诡异的感觉。

柳府的人就是被蜂巢中的蜜蜂杀死的。

碧海闻到了淡淡的异香,就象是顶级的香水的味道。蜂巢旁放着一截奇怪的树枝,那香味就是从树枝上传来的。碧海小心地将树枝放进准备好的布袋。树枝不可能是从房梁上长出来的,显然是被人放上去的。

碧海在柳府里穿行,眼中是猫眼一般闪烁的幽光。案件在他的脑海中慢慢重组。

蜜蜂的尸体堆在一起,被浇上烈酒焚烧。

“幸好现在没有爱护动物协会,不然我肯定被追杀。蜜蜂啊,你们千万不要到我梦中拜访我,我也是不得已才杀了你们的啊。”碧海神情肃穆,嘴里念念有词。内容和表情完全错位。回到古代快一年了,自己已经完全溶入了这个时代。只是,以前的世界总是在梦中回来。

一阵阴风吹来,碧海喷嚏连连。

围观的百姓议论纷纷。

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妇睁大混浊的双眼,“冤魂索命啊——”

衙门内。

其中一间房屋的红木桌子上,摆满了让人口水直流的食物。

一个小男孩正死盯住一个热气腾腾的鸡腿,咽着口水。

碧海眼睛都笑弯了,“你想吃吗?你想吃就告诉我。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你想吃呢?”他穿着蓝色的绸缎衫子,俊秀的脸上是狐狸一样的微笑。

“你现在想起你在柳府厨房看到了什么了吗?”碧海笑问。这个叫小双的男孩是凶案的第一目击证人。他似乎受到很大的惊吓,不肯说出自己看到的事情。

“我只是去找小单的,我什么也没看到。”小双惶恐不安地回答。

“你应该看到小单了吧,我记得死者小单是在厨房里被发现的。”碧海淡淡地说道。小双是小单的弟弟,而小单是柳府的下人。

小双的身体开始颤抖,眼中充满了惊恐。

“看着我,我是唯一能找到杀害小单的凶手的人。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话,你能够相信谁呢?”碧海的手放在小双的肩上,那手传达着温柔和力量,“你难道不想吃衙门厨师秘制的红烧鸡腿吗?”

“我……”小双缓缓开口道,“我看到的凶手不是人,是蜜蜂……好多好多的蜜蜂!”

碧海眼神一凝,“没有人?只有蜜蜂?”

小双恐惧的表情说明了一切,“只有蜜蜂。”

空气静默了下来,碧海仿佛听到了大气中蜜蜂扇动翅膀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林远匆匆而来,“柳府来了一个人,是柳家老爷在外经商的小儿子柳泉。”

“等一下,我得先和小双一起共进晚餐。哼哼,小双,你以为我叫厨子做了这么多菜都是给你一个人吃的吗?”碧海奸诈地笑道。

柳泉,刚刚从西域经商归来的柳府唯一幸存者。

一个温文尔雅的年轻商人。

此刻的柳泉神色凄惶,“出门前还好好的,为什么我半年后回来,就全部都死了?为什么?”他痛苦地注视着眼前俊秀得过分的神捕,“碧海先生,我求您一定要将凶手绳之以法。”

“我领了薪水,自然是要捉凶手的。”碧海漫不经心地回答,“倒是柳泉你的问题比较麻烦。柳家只剩下你一个人,凶手是不会放过你的。”

柳泉露出害怕的神色,“我们柳府是积善之家,从来不和人结怨,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难道是因为上天要柳家家破人亡?”

“为了你的安全,我们要对你进行十二个时辰的贴身保护。”碧海连香港警匪剧里的24小时保护证人手法也用上了。

“啊?”柳泉望向碧海,“可是我的药材生意……”

“你是做药材生意的啊?别担心,你不用整天呆家里,我们派专人保护你。”碧海露出狐狸一样的微笑,“不出三天我就会抓到凶手。”

第三天。柳泉受碧海邀请前往衙门。

宽阔的大堂里,碧海一人独坐,身边放了一壶茶,两个茶杯。

“柳兄,我得了香茶,特请你品尝。”碧海穿得正式,宛如金童。他缓缓掏出从柳府房梁上得来的龙香枝,“茶水要是沾染这奇木的味道,更是清香宜人。”

就在这个时候,嗡嗡声包围了整个衙门大堂。

柳泉抬头色变。衙门的房梁蜜蜂飞舞,全是赤红色花纹的异种蜜蜂!

碧海似乎看不见可怕的蜂群,仍然笑着将茶杯递到柳泉嘴边,“柳兄快尝尝。”

柳泉脸色铁青地看着碧海送到自己嘴边的,沾过龙香枝的茶水。

“柳兄,这么好的茶,你为什么不喝?”碧海笑问。

柳泉接过茶,茶杯抖动不休,可以看出他的内心是多么的惊惧。

终于,柳泉将茶水扔得远远的,他的眼神疯狂,“我又不想死,我为什么要喝了这茶水?”

碧海定定地看着柳泉,“你知道吗?只有凶手和我才知道这茶水不能喝。”

柳泉脸上的血色忽然在一瞬间消失。

碧海拍了拍手掌,一群人走进衙门。

小双,林远,戴面具的男子,以及旁听的百姓。

碧海缓缓将龙香枝点燃,蜜蜂们纷纷坠落,“它能够吸引异种蜜蜂筑巢在其旁,它的粉末进入人血会刺激异种蜜蜂疯狂得追杀,而当它燃烧的时候,那醉人的香味却是异种蜜蜂的死亡之香。”柳府的人被蜜蜂追杀的时候大概想不到吧,救星就是房梁上的龙香枝。

柳泉的眼睛亮得惊人,“你是怎么发现这一切的?我自问做得天衣无缝。”

碧海摇了摇扇子,“我看来却是漏洞百出。一切就从小双说起吧。”

小双愤恨地看了看柳泉,“碧海哥哥,你说。”

碧海站在众人面前,气宇轩昂,侃侃而谈,“小双,我从来不信鬼神之说。就算你看到的是蜜蜂杀人,但我绝对相信,蜜蜂的背后有一个人在计划着这一切。其实,自从你告诉我你看到蜜蜂袭击小单的时候,我就已经确定这是桩谋杀案。因为,蜜蜂没有袭击当时在现场的你。也就是说蜜蜂只对特定的人下手。”

柳泉仍然保持着平静的表情,只是他的手微微握住。

“为什么我和林远会被剧毒蜜蜂攻击呢?我想了又想,就想起我和他在柳府喝的茶水上。”碧海拿起面前的碧萝春喝了一口。

“茶水用的水是柳府的井水。”碧海无邪地微笑,“会不会是井水里被人下了药,而这药能够吸引剧毒蜜蜂呢?”要不是刚好下大雨,自己大概会莫名其妙死在柳府吧。

戴面具的男子接过了碧海的话,“当你拿着龙香枝问我它是什么有什么用途的时候,你就已经对凶手是谁十拿九稳了。”

“西域药商。柳府唯一的幸存者。一切那么凑巧。柳泉,你用蜜蜂杀人到底是为了什么?”碧海的眼神清澈而坚定。

柳泉低下头,良久,疯狂的笑声从他的喉咙里传出。

柳泉缓缓抬起头来,“我比大哥更适合成为柳家的继承人,爹却因为我是他的私生子,准备把所有的财产全部给大哥。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都是他们的错。”

碧海冷笑道,“不甘心?我还不甘心呢。你这种人啊怪社会怪家庭从来不怪自己。根本就是个变态。”我也不甘心就这样呆在古代,呆在没有抽水马桶电视机电冰箱空调的地方啊。

天气晴朗。破获蜜蜂杀人案的碧海躺在高山之上的凉亭里,梦到自己回到21世纪。她的身旁,站着穿白衣的慕容。

他凝视着夜心,“你真是的,玩着玩着破案子。我真的很迷惘呢?不知道你会不会成为我的弱点呢?”

碧蓝的天空下,夜心袖中的夜心之链流动着幽冷的光芒。

[待续] 喜欢这篇文章的话+QQ群137518978

战歌免费下载

守护家园内购破解版

绯雨骑士团2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