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黑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快码众包朱雄业把程序员的还给程序员

发布时间:2020-02-11 04:32:48 阅读: 来源:黑茶厂家

小西访谈室 第286期 撰文/小西

有一个族群叫“技术人员”,他们坦然面对自己因为沉浸于技术开发的死宅生活,他们欣然接受攻城狮、程序猿、码农甚至码畜等标签并会用来自嘲。今天做客小西访谈的便是一个来自技术人员族群的创业者——快码众包创始人朱雄业。(受访者有两种生活状态,一种是在代码中“修炼”几近走火入魔,另一种是少有的侃侃而谈,笔者有幸遇上了后者)

正如我们眼中的他们一样,朱雄业有着内敛的性格和保守的谈吐方式,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他反复经历了关乎技术开发的“周期紧、资金有限、需求改改改”等问题。除此之外,他对创业之初难以招聘到合适的技术人员也有着很深的体会;而作为一个技术人,他又深知很多工作规律或自由职业的程序员们具备将盈余时间转化为金钱和经验的强烈愿望。

以上既是他作为创业者的需要,也是他作为程序员的需求,但目前没有一个很好的途径把这两头很好地连接起来,那“我就自己做呗”。于是,今年三月份,一个快速开发“互联网项目”的众包平台——快码众包上线(7月获得云测的数百万投资)。

图:快码众包团队的“修炼”状态

被创业者推着创业

在讲快码众包的创业故事前,我要先从另一个创业故事开始讲起:

有一个长期在杭州夜场工作的年轻人,在O2O火爆的背景下,他突然想到,自己何不做一款基于夜生活娱乐O2O社交呢?于是,他打算立刻开始创业(简直是一场说干就干的创业)。接下来,他看着自己的启动资金,反复揣摩自己的创业想法,竟也无法迈出第一步,很简单,这个APP要做出来,谁来做?

在了解了快码众包的开发方式后,这个年轻人只身一人从杭州飞到了深圳,找到了快码众包,当时的快码众包也只有三个人而已,而三个人的快码背后,却是10000个程序员(稍后再给大家讲这1W人是怎么来的),后来,快码为这个年轻人制定了一个合理的项目开发计划,还在在这个万人族群中为他挑选了一个技术合伙人,严格意义上说是一个临时的“快码CTO”(用完了要还回去的,当然不排除这个充当临时CTO的技术人才看上了项目,选择正式加入)。

一个临时CTO能解决所有技术问题么,当然不太可能,这就涉及到了众包的作用。回来说说在快码众包的平台上,有1W个技术人员,如何在短时间内实现?用朱雄业的话说:“程序员找程序员很容易。”在共鸣的基础上,快码通过严格的审核,对平台上的技术人员的情况充分了解后并做了分级。回到杭州年轻人的故事,有了临时CTO,有了项目开发计划,接下来就是以众包的形式推动了,当项目被精准推送给平台上技术能力匹配的(类似滴滴将订单推给“附近的车”的有条件推送)程序员后,很快有相应的程序员接单,然后擅长不同领域的技术人才共同协作,在短时间内,完成了这个夜生活O2O的项目,大家各有收获,也就是我们经常会提到的共赢。

这个年轻人花了多少钱?

该产品在不到2个月的时间内开发完成,并在上线前就获得投资人的关注,整体费用低于4万元。软件开发期间,快码的办公地点也成了这个年轻人的办公地点,同期也有其他的创业者在项目开发期间,把自己的初创人员放在快码办公,这对于朱雄业而言并非负担而是喜悦。平台上的每一个程序员都可以参与到创业企业的奋斗中去,同样也参与到了快码的创业历程中,每个人都成为程序员族群的“中国合伙人”。

通过众包的方式帮助其他人实现创业梦想的同时,快码众包的APP同样在自己的平台中开发完毕:“我们公司内部指定了一个程序员,把我们的APP拆分成9个开发任务,由平台上的9个程序员开发,历时25天,用12900元加一个程序员的工资,完成了APP的开发。这对我们也是一个惊喜,快码众包对我们自己也是一个帮助。”

把程序员的还给程序员

小西访谈室 第286期 撰文/小西

有一个族群叫“技术人员”,他们坦然面对自己因为沉浸于技术开发的死宅生活,他们欣然接受攻城狮、程序猿、码农甚至码畜等标签并会用来自嘲。今天做客小西访谈的便是一个来自技术人员族群的创业者——快码众包创始人朱雄业。(受访者有两种生活状态,一种是在代码中“修炼”几近走火入魔,另一种是少有的侃侃而谈,笔者有幸遇上了后者)

正如我们眼中的他们一样,朱雄业有着内敛的性格和保守的谈吐方式,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他反复经历了关乎技术开发的“周期紧、资金有限、需求改改改”等问题。除此之外,他对创业之初难以招聘到合适的技术人员也有着很深的体会;而作为一个技术人,他又深知很多工作规律或自由职业的程序员们具备将盈余时间转化为金钱和经验的强烈愿望。

以上既是他作为创业者的需要,也是他作为程序员的需求,但目前没有一个很好的途径把这两头很好地连接起来,那“我就自己做呗”。于是,今年三月份,一个快速开发“互联网项目”的众包平台——快码众包上线(7月获得云测的数百万投资)。

图:快码众包团队的“修炼”状态

被创业者推着创业

在讲快码众包的创业故事前,我要先从另一个创业故事开始讲起:

有一个长期在杭州夜场工作的年轻人,在O2O火爆的背景下,他突然想到,自己何不做一款基于夜生活娱乐O2O社交呢?于是,他打算立刻开始创业(简直是一场说干就干的创业)。接下来,他看着自己的启动资金,反复揣摩自己的创业想法,竟也无法迈出第一步,很简单,这个APP要做出来,谁来做?

在了解了快码众包的开发方式后,这个年轻人只身一人从杭州飞到了深圳,找到了快码众包,当时的快码众包也只有三个人而已,而三个人的快码背后,却是10000个程序员(稍后再给大家讲这1W人是怎么来的),后来,快码为这个年轻人制定了一个合理的项目开发计划,还在在这个万人族群中为他挑选了一个技术合伙人,严格意义上说是一个临时的“快码CTO”(用完了要还回去的,当然不排除这个充当临时CTO的技术人才看上了项目,选择正式加入)。

一个临时CTO能解决所有技术问题么,当然不太可能,这就涉及到了众包的作用。回来说说在快码众包的平台上,有1W个技术人员,如何在短时间内实现?用朱雄业的话说:“程序员找程序员很容易。”在共鸣的基础上,快码通过严格的审核,对平台上的技术人员的情况充分了解后并做了分级。回到杭州年轻人的故事,有了临时CTO,有了项目开发计划,接下来就是以众包的形式推动了,当项目被精准推送给平台上技术能力匹配的(类似滴滴将订单推给“附近的车”的有条件推送)程序员后,很快有相应的程序员接单,然后擅长不同领域的技术人才共同协作,在短时间内,完成了这个夜生活O2O的项目,大家各有收获,也就是我们经常会提到的共赢。

这个年轻人花了多少钱?

该产品在不到2个月的时间内开发完成,并在上线前就获得投资人的关注,整体费用低于4万元。软件开发期间,快码的办公地点也成了这个年轻人的办公地点,同期也有其他的创业者在项目开发期间,把自己的初创人员放在快码办公,这对于朱雄业而言并非负担而是喜悦。平台上的每一个程序员都可以参与到创业企业的奋斗中去,同样也参与到了快码的创业历程中,每个人都成为程序员族群的“中国合伙人”。

通过众包的方式帮助其他人实现创业梦想的同时,快码众包的APP同样在自己的平台中开发完毕:“我们公司内部指定了一个程序员,把我们的APP拆分成9个开发任务,由平台上的9个程序员开发,历时25天,用12900元加一个程序员的工资,完成了APP的开发。这对我们也是一个惊喜,快码众包对我们自己也是一个帮助。”

把程序员的还给程序员

简单直接、目标一致的团队

很多创业者在创业初期,会纠结于缺钱和缺人,但有多年创业经验的朱雄业顺利地度过了这个阶段,同样是拿着一笔启动资金创业,很快这个模式就获得了投资人的认可,而在找人的过程中也是同样顺利:“我们自己本身就是程序员,会充分尊重程序员的价值和利益,我们做的事情也是为了解决程序员经常加班加点赶项目的辛苦现状,为了帮有闲置时间的程序员找到等价的实现通道,所以很快就找到了合适的人。”(程序员的世界果真简单直接)

获得融资后,很多类似的众包平台“掺和”进来了,朱雄业觉得,坚持做众包对于团队而言也是在“抵制诱惑”,毕竟单纯的把线下的对接转到线上,做一个对接平台要容易的多,但是如果这样,程序员在后期就会又要开发,又要销售,又要充当客服人员。。。而程序员就是程序员,这也是快码坚持做众包的原因。快码众包想做的是“让开发更快速”,而不是简简单单的需求对接。

目前看,通过线上的平台,通过众包的方式完成技术开发这个市场是一个小市场,但市场总归在变化,目前,快码众包平台有管理系统和应对机制,所有的代码、文档、包括交流都可以在平台上进行,“也许有一天,这些兼职的技术人员会变成全职,专门通过众包的方式工作生活,都是有可能的。”

快码众包的目标

短期目标希望把产品做好,企业通过平台降低创业成本。长远看,软件开发的市场很大,现在很多东西都在互联网化,对开发的需求是一个不断增长的过程,我们希望在这个不断增长的市场里能做出一点成就。

想联系快码众包创始人朱雄业,得到Boss直接技术帮助的,请在后台留言给小西,想认识那个来自杭州的年轻人的,也请后台留言给小西~

广州注册公司费用

工作签证咨询

工商税务办理